• <tr id='aHp4eH'><strong id='aHp4eH'></strong><small id='aHp4eH'></small><button id='aHp4eH'></button><li id='aHp4eH'><noscript id='aHp4eH'><big id='aHp4eH'></big><dt id='aHp4eH'></dt></noscript></li></tr><ol id='aHp4eH'><option id='aHp4eH'><table id='aHp4eH'><blockquote id='aHp4eH'><tbody id='aHp4eH'></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aHp4eH'></u><kbd id='aHp4eH'><kbd id='aHp4eH'></kbd></kbd>

    <code id='aHp4eH'><strong id='aHp4eH'></strong></code>

    <fieldset id='aHp4eH'></fieldset>
          <span id='aHp4eH'></span>

              <ins id='aHp4eH'></ins>
              <acronym id='aHp4eH'><em id='aHp4eH'></em><td id='aHp4eH'><div id='aHp4eH'></div></td></acronym><address id='aHp4eH'><big id='aHp4eH'><big id='aHp4eH'></big><legend id='aHp4eH'></legend></big></address>

              <i id='aHp4eH'><div id='aHp4eH'><ins id='aHp4eH'></ins></div></i>
              <i id='aHp4eH'></i>
            1. <dl id='aHp4eH'></dl>
              1. <blockquote id='aHp4eH'><q id='aHp4eH'><noscript id='aHp4eH'></noscript><dt id='aHp4eH'></dt></q></blockquote><noframes id='aHp4eH'><i id='aHp4eH'></i>

                一刮一铲 考古人揭开小清河的前世今生

                2020-05-12 14:08:00 来源:大众网·海报新闻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鲁网5月12日讯 “小清河考古是一场山东考古的突击战,3月15日,我接到通知紧急调往小清河勘探现场,3月17日下午在胥家庙遗址开展工作,4米的淤层,10米的排孔,近10万平的面积,7天的时间,硬是啃下来了。”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馆员刘文涛说。

                  小清河是我国不可多得的具备海河联运条》件的水运资源,也是山东省现阶段唯一一条具备海河联运开发利用条件的航道。作为山东省实施新旧动能转换的首批优★选项目之一,小清河将打造成一条集防洪、生态、航运、景观旅游、文化于一体的黄金水ξ稻。其中,小清河防洪综合治理工程考古调查项目,是首次围绕小清河开展的田野考古项目,也是第一次系统全面地对小清河沿线文物进行勘ζ 探挖掘,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出动11支考古队伍,展开这场“考古攻『坚战”。

                  11日,由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主办,大众网承办的“探访︽齐鲁文明起源,触摸四千年文化脉搏”2020小清河文物保护利用媒体采风行揭来帷幕。在接下来的几天中,采风团一行将用脚丈量小清河,探秘小清河沿岸的考古遗址,揭秘小清河的前世今生。

                  “这个遗址各时期堆积相互叠压、打破现象非常严重,但是勘探过╲程中的风沙,影响了我们对于地层的划分。目前,共清理汉代及后期墓葬20座,出土较多陶壶、陶罐等随葬品,已发现有大量岳石至商周时期的生活遗迹。”在曹坡-腰庄遗址,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馆员赵益超告诉记者,曹坡-腰庄◆遗址是为配合小清河综合治理工程考古调查勘探时所新见。遗址文化层内涵丰富。

                  据介绍,曹坡-腰庄勘探情况表明,遗址本体被现小清河河道截断,本次发掘也能提供某些参考证据。发掘区南缘的多处墓葬尤其是宋代墓葬存在明显被破坏迹象,且较晚的红褐色胶黏淤土直接叠压墓葬以及墓砖,说明现小清河河道开通不会早于宋代,或能与历史记载有吻合之处。当然这还需要更多的考古证据支撑。

                  “我们的队员李昊,手上皮摸出了血泡,血泡再磨破,皮粘←在手上,看着20岁的小伙子受的这些苦,我也很心疼。”刘文涛告诉记者,由于小清河沿线淤积严重→,文化堆积普遍埋藏较深,黏土淤积层,打5-7米深探孔,竖立3-4层楼高的铁探铲杆已是常事。

                  “最害怕大风天气,一阵风过来,就和开了美颜滤镜一样的,刚刚清理的地层又得重新整理。”谈起此次考古挖掘,赵益超告诉记者,艰苦的工作环境

                  ,繁重的挖掘任务,让考古队员将风餐露宿当作家常便饭,但最头疼的还是天气问题。

                  而就是这样,通过考古人员一铲一铲的勘探,一遍一遍的刮平清理,才让小清河清晰的呈现出“年代容颜”。

                  在高青县胥家♂村南遗址(墓地),考古人员已清理出龙山时期完整石斧、磨光黑陶鼎足及大量陶器残片。据介绍,本次发掘,填补了高青地区龙山时期的发现空白,对鲁北地区的龙山ぷ文化研究及相关文化的交流影响都提供了难得的实物资料。

                  吃不了苦,考不了古!

                  考古队员们告诉记者,不管多∩艰苦,最开心的还是在考古挖掘中能够挖出有价值的东西,哪怕是一块陶片呢。

                责任编辑:刘新
                分享到: